您所在的位置:厦门资讯网 > 文化资讯 > 正文

明代金陵本《本草纲目》修复完成 被批未考证历史

|17/06/15
来源:http://www.xlabour.com | 作者:澳门博彩网

明代金陵本《本草纲目》修复完成系《本草》祖本


  前些时日,一位好友在 QQ 群里发了个链接,要我考证视频中一张平遥老照片中的建筑。视频是马未都先生有关民国老照片的脱口秀节目,其中有一张照片上写明“平遥留省一中同仁欢送温君光庭,裴君思诏,赵君保三,史君子铸,高君良材,侯君忭春,梁君肃主毕业纪念摄影。民国十三年四月二十日。”

  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张志清(左)、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主任陈红彦(右)和金陵本《本草纲目》收藏者晁会元(中)在国家图书馆

  □记者王惟一

  近日,金陵本《本草纲目》保护修复竣工仪式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举办,这部珍贵古籍历时4年终于修复完成。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张志清、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主任陈红彦、古籍修复部主任胡波和金陵本《本草纲目》收藏者洛阳白河书斋藏书博物馆馆长晁会元等出席了仪式。

  10名专家历时4年修复完成

  《本草纲目》由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编撰而成,是中国最著名的医药学著作之一。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主任陈红彦介绍,金陵本《本草纲目》是《本草纲目》的祖本,此前海内外共存全帙7部,国内只存2部,分别藏于中国中医研究院和上海图书馆;而洛阳白河书斋藏书博物馆收藏的明万历二十一年金陵胡承龙刻明重修本《本草纲目》,是目前中国民间发现的唯一一部金陵本全本,十分珍贵。

  据了解,目前存世的其他7部金陵本《本草纲目》有个共同缺陷,即书名页缺失,因此印制时间只有靠校勘推测,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而洛阳白河书斋藏书博物馆收藏的这部书名页尚存,根据其发兑者的活动年月,即可推断出其明确印制时间。因此,此部金陵本《本草纲目》是已知金陵本中唯一一套可推出明确印制时间的。

  遗憾的是,这部书虽然内容完整,但书品残破,阅读十分困难,亟须修复。对此,国家图书馆十分重视,组织著名古籍权威边沙等10名修复专家,将52卷32册用金镶玉的方法修复,使用修复材料全为明代和清代早期的旧纸。经过4年努力,终于在近日修复完成。

  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张志清表示,我国现有收藏单位约2800家,还有大量私人藏家,许多珍贵藏品隐于民间私藏,今后要探索并实现古籍保护从小众走向大众。这套金陵本《本草纲目》虽由洛阳白河书斋藏书博物馆私家收藏,但国家在保护政策上一视同仁。免费进行修复保护,目的是鼓励民间人士积极参与古籍的保护与抢救。

  “金陵本”背后的故事

  洛阳白河书斋藏书博物馆馆长晁会元告诉记者,这部《本草纲目》共32册52卷,前有王世贞《本草纲目序》及两卷附图。王世贞序言中“莫剖朱紫”的“剖”字末笔有断版,附图中有66处断版印痕。这两卷附图共计1109幅图,每半面为4幅至6幅,为李时珍儿子李建元、李建木手绘,因两人不是专业画家,因此所作之画难免失真,尤其动物画图特别不准确,但明代风格十分突出。该书书名页正中竖刻颜体“本草纲目”四个大字,右署“李东壁先生辑注”,左刻“制锦堂吴吉征发兑”,书名页左下角盖有“本衙藏版”篆书朱文大印,应为金陵版印本自藏图书。

  晁会元淘得这部金陵本《本草纲目》纯属偶然。2008年,家住河南伏牛山深处的一位朋友告诉晁会元,其家中藏了一套明代版的《列女传》,晁会元赶到后却发现所谓的明版本不过是民国时期的翻印本。随后,这位朋友又抱来一摞木刻本医书,称这是他家祖传的宝贝,封皮上写着《本草纲目》。晁会元半信半疑地翻看,却发现这部书的行数和刻字与其他版本的《本草纲目》完全不同,刻字歪歪扭扭,甚至有些模糊不清,但明代风格比较明显。

  凭借多年的藏书经验,晁会元知道这肯定是一套罕见的古籍。将它带回家后,晁会元研究发现,这部书与文献记载的金陵本《本草纲目》特征完全一致。因金陵本《本草纲目》是古籍中的稀世珍宝,晁会元一时不敢确认,于是又调出日本内阁文库藏的金陵本《本草纲目》书影对照。他从自己手中这部《本草纲目》的药草图画中找出66处断版印痕,经对照,发现两书药草图画中的断版印痕完全一致,这是翻刻与造假办不到的。

  基本确定后,晁会元又联系了国内研究《本草纲目》的权威专家——中国中医研究院的郑金生教授,郑金生对比书影后答复:“可以肯定这是新发现的金陵本系统的《本草纲目》明版之一,也是近年《本草纲目》版本的一个重要发现,此本价值很大,毋庸置疑。”

  随后,国家专程派出版本鉴定权威李志中等多名专家鉴定晁会元手中的《本草纲目》,确定为真本后,又拨专款修缮保护此书,并由文化部颁发第三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证书。2013年,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在北京国家图书馆稽古厅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向社会公布了全国古籍普查重要发现,晁会元收藏的这部明代金陵本《本草纲目》名列其中。

  据了解,晁会元是宋代河南晁氏藏书世家后人。晁氏家族藏书风气延续至今已逾千年,最早可追溯至北宋工部尚书晁迥,在其之后,晁补之、晁说之、晁冲之均为藏书名家。宋代晁公武的《郡斋读书志》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私家藏书书目,清代的目录巨编《四库全书总目》,采用《郡斋读书志》的材料有300多条;明代晁tn(lì)编撰的《宝文堂书目》也记载了其私家藏书书目。晁会元先生收藏古籍文献三万余册,2014年经河南省文物局批准创办非国有性质的洛阳白河书斋藏书博物馆,金陵本《本草纲目》是该馆镇馆之宝。

  链接

  《本草纲目》祖本——

  金陵本

  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是中国医药史上的集大成之作,脱稿于1578年,后经3次修改定稿。此书脱稿后,李时珍曾专程携书赴江苏太仓_(yǎn)山园拜访明代著名文学家王世贞,王世贞详细阅读后,大加赞赏,欣然为之作序。为能尽快刊刻此书,李时珍于1580年及1590年两次前往太仓和南京,最终金陵出版商胡承龙应允刻印。直到1593年,胡承龙历时4年才将《本草纲目》刻完,共32册52卷,称为“金陵本”,而就在此书即将出版时,李时珍溘然长逝,没能目睹自己心血的问世。

  金陵本作为由李时珍家族自编的版本,多能体现李时珍原意,但由于李时珍一生清贫,财力不足,金陵本《本草纲目》的刻版质量不高,字体常有歪扭,印刷后不久字迹即开始模糊,这也是金陵本《本草纲目》传世稀少的主要原因。

  鉴于金陵本《本草纲目》“初刻未工,行之不广”,1603年,在江西各级官员支持下,《本草纲目》重新刊刻,历时5个月,被称为“江西本”。江西本虽直接以金陵本为底本,且其书刻成距李时珍逝世仅10年,但书中已有不少错误之处。如卷四“外伤诸疮”有“皴裂”一项,江西本误将此二字混入“冻疮”项末一味药“豚脑并涂抹”中,成为“豚脑并涂抹皴裂”,意思立刻大变。

  对于这张老照片,马未都先生解读如下:“这张照片呢,非常有意思。我想它不是搭景拍的,它上面这个景色呢,今天已经不能存在了。将近一个世纪过去了,我们仔细想,我们还看不到这样的景。这是个什么景呢?这张照片我琢磨了很久才发现,这是一个北方人对南方的一种眷恋,自己为自己设置的一个景。这景上有什么呢?首先在视觉中心有一个塔,这个塔的位置非常好,稍微懂一点构思的人都知道,这塔要搁在正中非常难看,所以塔有点偏右。这个塔的位置在画面上偏右,中间有一个小小的亭子,旁边还有一些民居。在它的左侧呢,又有一个大一点的亭子,还有一堆假山,旁边还有老树。在这种情况下,这二十八个人姿势不等、间隙不等地站在了这个画面中间。每个人都很有意思,很富有个性……”不仅如此,还将“山西省立第一中学校”与平遥中学误解。当时,我只看了视频播放的那张民国老照片,便断定了当年照片拍摄的地点。马未都的解读是有误的,照片中的背景当然不是布景,也不是什么“一个北方人对南方的一种眷恋,自己为自己设置的一个景”,而是实实在在的建筑群。这一建筑群不在平遥,就在山西省会太原,乃明清两朝贡院,现如今已开辟为“彭真生平暨中共太原支部旧址纪念馆”,位置即在文瀛公园文瀛湖南岸,尽管当年的亭台楼阁早已不存,但照片中那座“四美塔”依然保存完好,默默见证着太原城历史的变迁。

  一张民国旧照,几段珍贵历史。笔者感慨,解读这些旧照,切不可随性,必须考证其历史,用事实说话。郝岳才 文/图

  因江西本是官方主持刊刻的,所以纸墨均优于金陵本,刻字精良,用纸考究,很快便成为通行本,金陵本作为《本草纲目》的祖本则渐渐失传。明清以后的《本草纲目》版本没有一本是以金陵本作底本的,古今许多著名学者甚至都未能见其真面目。

 

www.xlabour.com 厦门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