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厦门资讯网 > 探索资讯 > 正文

男子被告知买到“官方翻新”iPhone 中国农产品牌成长的烦恼

|17/04/23
来源:http://www.xlabour.com | 作者:足球比分网

  买部所谓“正品行货”iPhone手机,却发现竟然在使用之前就已经被激活,甚至激活时间超过一年,失去保修资格。近期,多位成都消费者遭遇这样的怪事。

  今年春节期间,市民徐先生在太升南路买了一部iPhone5S手机,店家报价3900元,“保证国内正品行货,保证是全新(手机)”。当晚回家之后,徐先生激活了手机,并插入SIM卡试用。当他根据手机的序列号在网上进行查询时发现,这部手机早已过了保修期。按照苹果公司在中国的硬件保修政策,在没有额外购买延保服务的前提下,手机整机及所含附件自购买之日起,享有1年保修期。换句话说,徐先生买到的这部所谓全新手机,至少已经使用了1年。第二天,徐先生带着手机找到了店家,店家却称这是“官方翻新机”,并在收据上书面承诺:如果这部手机得不到苹果的免费保修,可以由店家负责一年的保修。但没想到,只用了几天,这部手机就出现屏幕坏点和电池无法充电的情况。徐先生找到店家,更换了一部。但第二部在正常插卡之后,却始终显示“无服务”。徐先生只好又换了一部手机。但第三部手机的序列号显示,限定在美国本土销售。

▲2015年1月8日,五常大米一加工企业内,工作人员在运送大米。

  昨日下午,按照徐先生所说的地址,成都商报记者前往这家手机店暗访。记者多次问及手机是否是行货新机,得到的回复都是“保证全新,保证行货”。然而在问及“激活”的详情时,这位男子又改口称手机从深圳等地进货,已经事先激活。

  成都商报记者就此致电苹果官方客服热线,得到的答复是:苹果i-Phone手机确实有“官方翻新机”这一说法,但仅限在美国本土等地销售,中国大陆官网及授权经销商均不销售iPhone“官方翻新机”。在中国官网销售的官方翻新产品,仅有MacBook笔记本电脑、iPad平板电脑以及iPod音乐播放器产品,不包括iPhone。

▲一家五常大米加工企业的厂房上的宣传条幅。

▲2015年1月8日,一位商家在店铺内挂出新米上市的招牌。   

▲这是五常市一店铺内展示出售的五常大米。本组照片:新华社记者王建威摄

  编者按:民以食为天,五常大米因被誉为粮中翘楚而备受关注。但近年来,“掺假”“天价”“副市长暗访险被打”等围绕五常大米的话题不断,公众争议不绝。作为我国优质农产品,五常大米究竟有着怎样的现状?又面临着怎样的根本性问题?新华社记者经过数月采访发现,深陷品牌危机之中的五常大米,与众多优质农产品一样“身世坎坷”:不仅屡遭假冒伪劣产品的外部侵权干扰,也深受品牌运用不当造成价值贬值的冲击,究其根源则是农产品市场环境混乱失序的结,无疑折射出我国品牌农业发展所面临的困局。

  领衔记者刘荒、记者程子龙

  五常大米,是中国优质农产品的代表。在整个五常大米的产业链条上,从不缺乏围绕利润的市场争夺。当年的天价大米,农民虽然没有获得高额利润,却悄然萌发了进军市场的念头;昔日的违约订单,企业虽然依旧签订收购合同,却纷纷不惜重金自建水稻种植基地。各地市场销售的五常大米,价格百种,质量难辨,在种种乱象的背后,政府的监管和作为在哪里?

  稻农:直接卖给米企利润太薄,大家抱团直接入市

  早在去年秋收时节,记者就来到了五常市的田间地头。中温带大陆气候初寒还暖,阳光照在身上舒适而有精神。一条由北向南纵贯五常市全境的公路两旁,是秋收的繁忙景象。

  杜家镇樊家屯的朴老汉,正和左邻右舍一起在给自己家的水稻脱粒。见记者来,他停下手,教给记者怎样识别米质好坏。记者依照老汉所说,抓了几粒水稻放在手心,双手合力一碾稻壳就脱落了,一股淳厚的香味沁人心脾。“这是纯正的稻花香2号,年景好,稻质也好,明年春天都能用来当稻种浸种育苗。”朴老汉说。

  2014年,五常市全境200多万亩水稻喜获丰收,其中150万亩国家级示范区水稻更是添喜。按五常市政府部门的说法,五常稻农的水稻平均每市斤卖到2.00元左右,比其他水稻的市场价1.60元多卖4角钱。那么每年全部150万吨水稻将给稻农带来逾10亿元的增收。

  但这种说法稻农并不完全认同。民乐乡汉泡子村稻农高彬说,“稻花香”种植成本高,产量偏低,这两项就把利润拉下来了。他算账说,现在每亩稻种植成本至少2000元,按亩高产1500斤,每市斤卖1.5元的高价计算,每亩毛利润才3750元,除去成本,纯利润也仅为1750元。一户10亩地的话,年收入还不到2万块钱。

  “种稻不能致富么?”记者问。“能活着!”高彬答。高彬的女婿岳北星指着断了膝的裤子说,光靠种稻根本发不了家。

  如果每斤稻能多卖5分钱,有的稻农就不可以不按订单将稻子卖给签约企业了。“谁不想多卖几个钱?”多位稻农向记者诉苦:多年来,企业用订单控制稻农,订单上多是对稻农的苛刻约束,在一位稻农给记者提供的某企业订单上,有多处“乙方必须”的字样。

  多年来五常水稻“公司+农户”的种植模式受到冲击。与此同时,被市场销售终端的利润所引诱,一部分农民重新打响了算盘,不仅种稻,还直接进入加工和销售领域。

  由于稻农个人力量薄弱,他们就一起抱团取暖,合作社成为稻农闯市场的基本单位。

  民乐乡民安屯周全、周宏伟父子刚刚和另外五户亲戚一起,成立了水稻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他们把产的水稻让加工厂代加工,然后配自己的包装,销到市场上。“我们种的是纯有机人工稻,成本高,如果直接卖稻就吃亏了。”周全介绍,如果加工卖米,每斤稻至少多得1元钱的利润。2014年,这个合作社种了近300亩水稻,他们打算2015年继续扩大规模。

  五常镇远景村农民李玉双的合作社,则有了四年的闯市场经验。2014年,全村已经有110多户农民加入了这个合作社,大家把水稻交到合作社的价格是每斤稻2.43元,比市场价高出近5角钱。合作社卖米有利润后,社员还有分成。李玉双偷着告诉记者,由于闯市场成功,村里越来越多的农民申请加入合作社,而且目前已有商业资本准备收购他的合作社。

  为了争夺大米利润,五常市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农民组团闯市场。五常市副市长杜泽春介绍,五常市目前已有各类合作社2680家,其中水稻种植合作社逾2000家。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与米企争夺市场利润。

  米企:经营管理模式生变,介入水稻种植,产业链拉长

  在稻农精打细算闯市场的同时,企业也变得活跃。一些米业企业的经营管理模式已悄然发生了变化。最直接的表现,是部分企业不再单纯依靠收购稻农的水稻,而是购买土地经营权直接进入水稻种植领域。

  五常市民意乡金鑫米业有限公司负责人魏鹏鑫告诉记者,经过几年的发展,企业的3000亩“控制面积”多是从农民那里流转来的耕地。企业租农民的地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只买耕地经营权,每亩价格是800元,另一种方式是连劳动力一块购买,一亩地加上一个劳动力的价格是1500元。魏说,企业进入种植领域,原料成本可降低一块,在市场竞争中有优势。

  经过几年的发展,在五常市投资建厂的米业加工企业,大多有了自己的“控制面积”。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即使是在国外销售的官方翻新机,也会在工厂消除所有数据,用户拿到手时不可能是已激活的状态。国内知名电信专家项立刚也表示,国内苹果iPhone手机组装已成为一项产业,在的深圳华强北市场,存在大量拼装iPhone,这些iPhone系商家使用主板、屏幕、外壳等零配件自行组装而成,成本低廉。在进行包装后销往全国各地。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刘秀律师表示,徐先生可向工商部门或者消协投诉,也可以搜集更多证据,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发现商家售假数量特别巨大,还可向公安机关举报。成都商报记者 蒋超 桑田

  部分企业调整市场定位,由产品的高端高价向平民化平价化转向。五常市金福粮油有限公司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经有了33000多亩的“控制面积”,加工环节更是拥有了30万吨的产能,约占全部五常市水稻产量的五分之一。公司董事长乔文志说,现在企业生存方式不一样了,有的企业小,卖的少,利润高,其有自己的市场。金福粮油这样的企业,是靠加工销售量获取利润。

本新闻版权归888真人赌博http://www.toosui.ne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xlabour.com 厦门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