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厦门资讯网 > 教育资讯 > 正文

京剧演员尝试偶像化路线 美国记者斯诺最早听说“对日持久战”理论(图)

|17/06/18
来源:http://www.xlabour.com | 作者:太阳城现金网

    北京京剧院将旗下青年演员以“29少”的组合形象进行包装,在上海取得很好反响。

1936年,斯诺(右)在陕北采访途中 图/新华社

上海京剧院著名女老生王s铊て木吲枷衿剩环鬯棵浅莆靶《省薄A焊稚?/p>

     娱乐时代,明星总是能获得更多关注。京剧原本是“角儿的艺术”,但在今天的文化语境之中,梨园名角儿大多成了小圈子里的“明星”,其受关注程度远不能与影视明星相提并论。不过,总有一些人在努力,让这门非遗艺术不仅仅是一种“博物馆艺术”,而是能够以更为积极的姿态活跃在当下。近年来,一些青年京剧演员开始尝试着走偶像化路线,并且按照娱乐圈的规则进行自我包装,使古老的京剧艺术得以借助青春的力量,展开时尚“逆袭”。

    样本·之一

    29少IN上海:

    一次偶像式的集体亮相

    4月29日凌晨1时17分,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剧场,北京京剧院带来的超长版《红鬃烈马》终于落幕。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这场长达6小时的演出,俨然是一次观众和演员共同参与的“行为艺术”。但是,这场演出的价值并不止于此。北京京剧院此次参加东艺“名家名剧月”演出,借《白蛇传》、《伍子胥》、《红鬃烈马》三出戏,推出了29位优秀青年演员。在外界看来,这更像是京剧青年们的一次偶像式集体亮相,其标志则是那个醒目的活动名称——“29少IN上海”。

    策划 为名字推敲仨礼拜

    今年3月13日,张建峰、窦晓璇等6位演员先期抵达上海,为“29少IN上海”进行宣传。当他们穿着象牙白长衫集体亮相时,丰采俊逸的青春形象让现场媒体直呼太帅了。有人甚至表示,他们将在戏曲舞台上上演偶像剧。“29少IN上海”这个名字,听上去确实不像是京剧演出活动,倒像是哪个流行歌曲演唱组合,混搭着那么一点民国范儿。

    上海是京剧演出的大码头,没在这里闯荡过的演员就不算角儿。即使对于当地观众来说,一次能够看到29位青年演员的演出,这也是非常少见的。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表示,这29位青年演员中有26位是院里的青年领军,他们虽然已经很优秀,也得过大大小小不少奖项,但单独推介在市场营销上还是会有困难,而一次性集中推出却能产生集束效应。

    在李恩杰看来,“偶像”是当代京剧人的一种新形象。此次活动在策划之初,就确定了要为这些青年演员树立起既时尚又传统的偶像形象,借此来吸引更多关注。“我们必须让演员们形成一个‘形象’,没有形象观众就无法认识你,也就无法树立品牌。”李恩杰说。

    仅仅是为了“29少IN上海”这个名字,李恩杰就和来自台湾的制作人林恺反复推敲了三个礼拜。曾经包装过著名京剧演员史依弘的林恺,对于偶像化包装非常敏感,光是为了让名字听起来更顺耳,他曾坚持演员数量不能超过29个。而李恩杰则提出,要在名字里加入英语单词。几经商议,他们最终选择了听上去网络感十足的“IN”。事后证明,他们的推敲没有白费功夫,一个“少”字和一个“IN”字所产生的推广力,在后来的运作中迅速发酵扩大。

    包装 精细到了内衣袜子

    “没忘记3月6号下午拍照吧!那天的装束是长衫,要麻烦您:着圆领内衣、黑西裤、带黑鞋带正装皮鞋、黑棉袜(不是丝袜)、淡妆、请整理头发……”北京京剧院青年老生演员张凯手机里的这条短信,是制作人林恺发给他的。和张凯一样,其他“29少”也都曾收到类似的短信。特别是女演员们收到的短信,其中不仅规定了丝袜的颜色,还特别提醒她们“黑皮鞋不能露脚趾”。

    这种细致的着装要求,是北京京剧院的演员们从未遇到的。有人甚至担心,穿长衫看起来会不会像说相声的。当一件件量身定做的长衫穿上身,丝滑的质地,精致的裁剪,一段段熨帖的弧线,才让他们松了一口气。不过,在上海进行宣传时,仍然有演员不以为然,并没有按规定穿鞋袜。可是当他和其他人站在一起时,才发现差别如此明显,只好临时找人借鞋。当“29少”亮相时,听到现场的赞叹声,他们终于明白,这种细致到袜子的包装手段有多么重要。

    精致的不只是服饰,演出剧目才是根本。“29少”闯荡上海滩,选择的《白蛇传》、《伍子胥》、《红鬃烈马》都是传统的骨子老戏。林恺认为,老戏本身也能传递一种独特的品牌形象,“上海京剧院著名老生演员王s铊ぞ妥苎堇舷罚永床谎菪卤嘞罚馐沟盟男蜗笥辛艘恢掷烦性馗小!?/p>

    为了能够吸引更多眼球,北京京剧院还将这几部老戏做出了新意。全本的《白蛇传》罕见地排出7个流派的白素贞和两个流派的小青。《伍子胥》中,谭门第七代谭正岩、奚派老生张建峰、杨派老生杨少彭先后亮相,你方唱罢我又登场,在上海很有人缘的 “小冬皇”王s铊ひ脖磺肜醇用顺鲅荨V劣谌镜摹逗熳琢衣怼罚蛞猿さ氖奔洌诨ι闲纬扇纫榈幕疤狻6杂诓呋呃此担庵止刈ⅲ∏∈侨谩?9少”生发偶像光环不可或缺的条件。

    效果 一半观众是年轻人

    “29少IN上海”的最后一场演出《红鬃烈马》,可以说是一次“戏曲马拉松”,既考验观众的耐心,又考验演员的功力。演员郑潇的父亲在山东京剧院任职,此次专门从山东赶到上海看女儿演出,也希望能够汲取一些经验。坐在台下的他发现,这一天剧场里有一半观众都是年轻人,凌晨散场时,居然还有七成左右的观众坚持到了最后。他忍不住直呼:“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据初步统计,“29少”在上海的三场演出,总票房接近50万元,打破了外地院团在上海演出传统戏的票房纪录。

    张建峰是北京京剧院优秀的老生演员,别看他微博上的粉丝有一万多人,可是这次他才找到了一些偶像的感觉。“每一次发布会都有很多媒体参与,还有电视上的专题访谈、剧场里的公开课,以及微博等途径,可以说是全方位、立体的宣传。”事后,张建峰明确表态,“希望以后院里能够给我们提供更多这样的偶像包装。”

    今年,张建峰将陆续推出十部骨子老戏。巧的是,王s铊そ衲暌不嵬瞥鍪抗亲永舷罚澳贤醣闭拧闭舛晕羧盏耐бO嗪粲Α6杂谡飧銮珊希疃鹘苋衔庠な咀胖泄┚缯诳夹碌脑俗鞣绞剑⑾蜃乓桓龊玫姆较蚯敖?/p>

    北京国粹传承促进会负责人周侗也一直在关注北京京剧院的此次演出,并且很受启发:“优秀的艺术本体,也需要更好的包装才能让更多人知道。年轻的京剧演员要有偶像的概念,现在这种观念还太稀薄,需要进一步加强。”正是从“29少IN上海”中得到启发,北京国粹艺术传承促进会也将于近期与北京京剧院合办一场演出,让穆雨、杜U啞⒑钣畹?1位青年演员连唱11场传统老戏。这场活动的名字同样很时尚——“ELEVEN秀”。

    样本·之二

    王s铊ぃ喝锰欢返娜讼丫┚?/strong>

    上海京剧院青年老生演员王s铊そ衲昃侔炝恕坝嗦鱿啻毕盗谢疃叫莩鍪抗亲永舷贰;疃暮1ㄉ杓频霉牌蛹蜓牛匮诺南笱腊椎咨希桓鲇煤谏咛豕蠢粘隼吹睦仙蜗蟾菏侄ⅰU庵止牌蛹蜓庞植环κ贝械母芯酰舱峭鮯铊ち舾诘男蜗蟆?/p>

    王s铊け环鬯棵浅莆拌だ习濉保鬯客琶拌っ拧保钤驹凇拌ひ羧屏骸甭厶澈臀⑷海棺派枇⒚拌ぷ俸未Α钡奈⒉ūㄋ淖钚露蚝妥罱难莩觥L钙鹞裁聪不端访孕∥遄约阂菜挡幻靼祝骸氨救司圆四裣访砸恢唬陨ひ簟⒘髋傻鹊燃际跣椭副晖ㄍú涣私猓褪窍不短だ习宄挡怀瞿睦锖靡蚕不叮 ?/p>

    说王s铊な堑苯窬┚缃缱畛晒Φ那啻号枷瘢蟾琶挥腥嘶岱炊浴K淙槐鹑俗苷饷此担约鹤苁遣惶视ΑS惺彼峥嫘Φ厮担骸芭枷褚餐玫模绻阆不毒┚纾屠刺┚纾绻悴幌不毒┚纾憔屠纯次野桑 庇惺彼只嵛弈蔚厮担骸氨鹑艘饷此担乙补懿涣耍枷窬皇且桓鲆帐跫业闹占勘辍!?/p>

    也许是身处上海这样一个开放的码头,即使是无意,王s铊ざ愿鋈诵蜗蟮木嫉煤茉纾娑允谐∮凶判矶嗤忻挥械拿舾泻妥跃酢T缭?004年前后,她就通过博客、QQ开始与戏迷建立起联系,并在网上传递自己的观点、理念。微博时代,她又将这个工具应用得非常自如。

    对于这种经营,王s铊に底约翰⒎强桃馕歉鸥芯踝撸巴缡窍执说幕九渲茫晕叶晕⒉┎唤鍪茄埃故枪ぷ鞯囊徊糠帧!焙托矶嘤槔置餍窃谖⒉┥现辈プ约旱男谐袒蚴浅院鹊淖龇ú煌鮯铊さ奈⒉┖蜕钣械愣嗬耄嗵傅氖枪ぷ鳌⒀昂妥约旱某沙ぃ捌涫狄部梢运党院龋诔院鹊谋澈螅慊挂悸悄芟虮鹑舜菔裁础!?/p>

    王s铊ざ愿鋈似放频木油涎有搅讼呦隆M鮯铊ひ恢本醯茫衷谙不毒┚绲娜似涫挡⒉簧伲训氖窃趺慈盟谴酉不毒┚绫涑上丫┚纭!拔ㄒ坏陌旆ㄊ窍泛谩⒔嵌谩U獠唤鼋鲋皇悄昵崛说钠诖退咔螅侨魏我桓鍪贝嗣嵌哉饷乓帐醯闹占诖!?/p>

    王s铊だ斫庹飧觥昂谩保褪歉鲂曰刑厣?009年推出的墨壳原态《乌盆记》、2011年的墨本丹青《赵氏孤儿》,以及2012年的“戏里戏外·瑜音绕梁”巡演,在创作思路和表演风格上,王s铊さ母鋈朔哦挤浅G俊S绕涫茄惭葜械摹扒逡艋帷保眉┚绨樽啵凰约撼莆笆且桓龊芡鮯铊さ氖录薄?/p>

    演出中,王s铊せ钩⑹园丫┚缟换乖纱看獾囊衾直泶铮糜行┧怠疤欢┚纭钡娜耍右衾中郎偷慕嵌壤锤惺芎婉鎏K恼庵执葱滦矶喙壑诙己芟不叮灿腥嗣魅繁硎静幌不丁5泵娑灾室墒保鮯铊げ灰晕唬拔掖永匆裁黄诖腥酥诳谝淮实囟妓迪不丁N腋不栋鞣置鞯娜攘遥に扑腥硕伎捎锌晌薜哪弧!?/p>

    粉丝是偶像的基础。王s铊と衔菰庇Ω煤头鬯拷⑵鹨恢至担庵至低币彩怯芯嗬氲摹Mü奈⒉鬯棵悄芄桓惺艿秸飧鲅菰焙痛蠹彝υ谝桓鍪贝怯凶殴餐镅缘耐淙耍谒窍爰氖焙颍滥茉谀睦锟吹剿5峙懦夤值那钻牵熬嗬氚盐詹坏钡幕埃芸赡芑岜涑杀舜松撕Α!蔽耍鮯铊ぴ诮邮苊教宸梦驶蚴呛头鬯炕ザ倍挤浅=魃鳎掠幸坏愣龅貌缓鲜剩嵘撕Φ剿恰?/p>

    大概是希望总是让粉丝看到接近完美的自己,王s铊せ峄ê芏喙Ψ蛟诒鹑丝床坏降牡胤健>3鱿衷诟髦止魏徒沧系乃苁翘感Ψ缟钊肭吵龅匚矶嗖欢┚纾踔链用豢垂┚绲墓壑诮步狻1鹂此驳们崴勺匀纾扛龅涔识妓坪跏切攀帜槔矗涫当澈笕醋隽瞬簧俟巍!坝惺焙蚰憧次沂撬姹闼档囊痪浠埃涫涤锌赡苁窃诒澈蠓撕芏嗍椋樵拇罅孔柿喜潘党隼吹摹!蓖鮯铊げ辉敢饨约旱呐λ档酶咛澹澳茄兔挥猩衩馗欣玻 ?/p>

    粉丝们也以他们的方式回馈王s铊ぁHツ辏鮯铊ぴ诿挥幸览倒俜阶式鹬С值那榭鱿拢⑹粤艘淮稳谐』僮鞯母鋈搜不匮莩觯拧跋防锵吠狻よひ羧屏骸弊吡肆龀鞘校莩?2场。最终,演出收入做到了基本收支平衡,“据我们统计,观众超过万人,让我对京剧演出市场的潜力更坚定了信心。”

    谈到未来,王s铊に担骸拔蚁敫嫠咚腥耍野┚纾擦私饩┚纾业比换够峒绦衲忝鞘煜さ哪茄罚撬挡欢ㄓ幸惶煳一够嵬环⒘楦凶龅阌行砝唷木┚纾庖彩俏易约合硎芫┚绲囊恢址绞健!闭庵殖蝗魍训奶龋涫狄舱撬枷聍攘Φ囊徊糠帧?/p>

    专家观点

    偶像的魅力在偶像的背后

    受访者:傅谨(中国戏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教授)

    问:京剧是“角儿的艺术”,您觉得角儿和偶像有什么区别?

    答:角儿就是偶像,打造偶像是各种流行艺术进行推广的一个传播手段,有时这种宣传会导致戏迷对某个人艺术之外的兴趣超过艺术本身。借着偶像的力量来推广京剧,这并不新鲜,早在梅兰芳时代就是如此,梅兰芳就是凭借着偶像的力量起家的。他崛起时,无论业内业外都不认为他是最好的演员,但他却是最有市场价值的演员,这就是偶像的力量。梅兰芳能够成为偶像,除了本身形象好,表演也不错,再加上他的团队为他选择合适的剧目,即使不懂戏的人也会觉得很好。

    问:今天京剧界对青年演员的偶像化包装,可以从梅兰芳身上汲取哪些经验?

    答:时代不同,选择的推广方式也不同。现在整个艺术制度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和传统的传播方法已经不匹配,今天的演员回到梅兰芳时代,可能就很难生存。那时候的演员练功练得很苦,十四五岁就会很多戏,舞台经验很丰富。梅兰芳年轻的时候会二百多出戏,现在的演员大学毕业也没学过多少出戏,所以我们需要寻找新的方法。

    类似影视明星的偶像式包装,也不失为一种方法,特别是也许有些观众会因为喜欢这个人而包容他们在艺术上的不足。但是,偶像式的宣传可以激起观众的好奇心,可你要长久地保持影响力,不能光靠宣传推广,还是要靠艺术内容去说话。我们都说王s铊ぞ煤茫唤鍪且蛭呐枷裥蜗螅匾氖撬幕疃茫缘闷鹉切┏彰运墓壑冢讼不蹲约旱墓壑诔跗诖幕乇ā?/p>

    问:为什么现在的京剧界很难像梅兰芳时代那样批量产生名角儿?

    答:有一种观点认为,现在很多人都说京剧曲高和寡,其实有的时候是“曲低和寡”。这个不能怪观众,艺术也没有问题,真正关键的原因是演员出了问题。这和现在的院团体制、教育体制都有关系,国家式的院团体制让演员们不再拿自己的玩意儿当饭碗,也就没了学习的动力。现在南方一些民间戏曲演员,每个人都会几百出戏,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不会这么多戏他就挣不到饭。教育体制方面,几十年前的学生,中专毕业后就能挑梁唱戏,现在我们的学生进大学时,才学了没几出戏,但因为基础打得不扎实,学了也学不扎实。

    问:您觉得今天的京剧演员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发展环境?

  法制晚报讯(记者 李志豪 范博韬)1938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作了《论持久战》的演讲,汉口的新华日报馆在两个月后出版了单行本。而最早听说这一重要理论的,是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早在1936年7月,毛泽东在和斯诺谈话时,就已提出了坚持持久抗战的各项方针。抗战爆发后,斯诺担任英美报纸的驻华战地记者,真实记录了中国军民奋勇抗战的历史。

  此外,史沫特莱、爱波斯坦等外国记者也参与报道抗战,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经历 两次访问延安与毛泽东长谈

  1936年6月,在宋庆龄的联系与帮助下,斯诺与在上海行医的马海德医生冒着生命危险,经西安前往陕北苏区访问。在延安,他和毛泽东做了深入的长谈。毛泽东对斯诺说,中日早晚要打一仗并且将是持久的,他还向斯诺介绍了打持久战的各项方针。

  1939年,斯诺又一次来到延安,同毛泽东进行了谈话,并详细调查了根据地的政权组织等各方面情况,向全世界作了报道。1941年,他对皖南事变作了如实的报道,受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打击,被迫离开中国。

  斯诺先后在中国工作了整整13年,做了许多有益于中国革命和中国人民的事情。他曾多次冒着极大的风险,营救我党领导人、地下工作者和革命学生,并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其主要著作有《远东前线》、《为亚洲而战》、《中国在抵抗》等。

  对话 他让全世界看到日军暴行

  斯诺先生已经去世43年了,以他命名的埃德加·斯诺基金会仍在传承他的精神。近日,《法制晚报》记者采访了该基金会的会长罗伯特·盖默尔先生,和副会长约翰·菲利普斯先生。他们详细讲述了斯诺在中国的非凡经历。

  法晚:斯诺见毛泽东谈了什么?

  盖默尔:他与毛泽东的第一次会面是1936年7月在中共中央和红军总部所在地陕西保安县进行的,主要进行了有关抗战形势的谈话。而斯诺先生在陕西保安县大约度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后,他和红军其他成员一起回到北京并把毛泽东和中国军队的故事带到了美国及英国等地区。

  法晚:斯诺是如何评价毛泽东的?

  盖默尔:斯诺不止一次强调毛泽东是一位非常伟大的人物,他对毛泽东非常敬佩。他认为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中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是毛泽东带领中国共产党获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斯诺认为毛泽东是一位非常聪明的人。他说毛泽东博览群书,对哲学和历史有深入的研究,有演讲和写作的才能,记忆力异乎常人,专心致志的能力不同寻常,个人习惯和外表落拓不羁,但是对于工作却事无巨细、一丝不苟,他精力过人,不知疲倦,是一个颇有天才的军事和政治战略家。

  法晚:斯诺对日军暴行有何感受?

  盖默尔: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在报道中国人民抗战过程中,斯诺确实目睹了很多日军对中国老百姓进行的奸杀淫掠。最让他痛心的画面,是日军大规模屠杀平民、强奸妇女后并不罢休,还杀死了年幼的孩子。

  菲利普斯:斯诺先生看到日军对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摧残后感到非常愤怒,他曾在报道中多次描述日军大肆屠杀中国平民的暴行。斯诺先生是一位记者,他将这些场面通过文字、照片传递给全世界的人,让所有人看到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罪行。

  法晚:斯诺对抗战作出哪些贡献?

  盖默尔:斯诺是一位美国记者,他也是第一个采访中国苏区的西方记者,他把有关中国的一切信息带到了美国及欧洲。当时,他从前方带来的消息都发布在《星期六晚邮报》上。他爱好和平、主持正义,作为一名战地记者,他不考虑个人安危,奋斗在战争第一线,为中国抗战、世界和平作出了卓越贡献。

  菲利普斯:就一位记者来说,他放弃平静的生活冒着生命危险报道中国抗战,这就是一种伟大的奉献。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写成报道,就如同把读者带到了中国的战场,感受战争的残酷,激起世人对于和平的渴望。

  法晚:斯诺是怎样一个人?

  盖默尔:他正直、独立,一般记者可能在战争时会在报社或者旅店等待前方传来的消息,但斯诺却不顾个人安危,成为一名前线记者。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新闻记者,斯诺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作出了客观评价,并向全世界作出了公正报道。我认为他是一位需要被永远记住的新闻记者。

  同行 史沫特莱报道皖南事变

  除了斯诺,还有很多外国记者深入中国抗战一线采访报道,有两人曾多次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采访。一位是美国女记者艾格尼丝·史沫特莱,另一位是波兰犹太裔记者伊斯雷尔·爱波斯坦。他们都曾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爱波斯坦在建国后还加入中国国籍,并成为中共党员。

  史沫特莱1892年出生于美国,1928年到达中国,抗战爆发后专门赴八路军总部进行采访。她携带的打字机、照相机等设备非常沉重,便骑马去根据地采访。1937年8月,她从马背上摔下受伤,不得已在10月才重新上路,并成为八路军第一个随军的外国记者。

  此后她还转战武汉前线、云岭新四军总部进行采访,并将皖南事变的消息发表在《纽约时报》上。在采访中,史沫特莱与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建立了深厚的友谊。1941年5月回到美国后,她继续为中国募集救济战争灾难的捐款,并完成了朱德传记《伟大的道路:朱德的生平和时代》。

  1937年,史沫特莱曾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但出于斗争形势的需要,周恩来等人认为史沫特莱留在党外可以更好地开展工作,因此婉拒了她的申请。

  爱波斯坦掩护邓颖超转移

  爱波斯坦1915年出生,1931年中学毕业后成为《京津泰晤士报》的记者,1933年与斯诺相识后,成为了斯诺主办的《民主》杂志的撰稿人,并受斯诺的委托,掩护共产党员和进步学生,其中就包括周恩来的夫人邓颖超。

  据史料记载,1937年全民族抗战爆发时,正在北京治疗肺结核的邓颖超在斯诺的掩护下,躲过日军的追捕到达天津,被托付给爱波斯坦。在他的帮助下,邓颖超住进了犹太人常住的饭店,后来经水路离开天津。

  随后,爱波斯坦亲赴台儿庄战役前线采访,又在1944年突破国民党的封锁进入陕北采访。1938年,爱波斯坦协助宋庆龄在香港成立了“保卫中国同盟”,并负责编辑同盟出版物《新闻通讯》。然而,3年后香港沦陷,未来得及撤退的爱波斯坦被日军俘虏。但第二年他便成功越狱。

    答:对民族文化的发展来说,我们遇到了一个好时代。现在人们对传统文化越来越感兴趣,应该好好利用,假如全国有1%的人喜欢京剧,我们也会有一千多万的观众。面对这么大的市场潜力,我们的青年演员与其当偶像,还不如回家练练功,现在应该还来得及。京剧不是一个完全吃青春饭的行业,孙毓敏、李维康等六七十岁的老演员在舞台上也依然有魅力。  记者 牛春梅

  新中国建立后,爱波斯坦曾任《中国建设》杂志总编,并于1957年加入中国国籍,在196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www.xlabour.com 厦门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