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厦门资讯网 > 教育资讯 > 正文

研究发现"林黛玉"比"女汉子"更怕疼 调和新旧势力

|17/06/17
来源:http://www.xlabour.com | 作者:博彩公司

  近日,一张“身体部分伤痛对比图”在网络上广泛流传,图中,淤青的疼痛度最轻,而用脚指头撞到硬物则疼到爆棚。许多网友看到之后都纷纷表达了自己的疼痛感受。“用脚指头撞到硬物很疼吗,为什么我无感啊?”“我觉得淤青的部位如果按一下很疼的,这种疼痛应该挺‘刻骨铭心’的吧。”.....。.说来说去,网友们为“到底有多疼”这个问题都吵成一团了,还是没有个结果。为什么每个人疼的感觉千差万别?昨天现代快报记者采访了多位疼痛科专家,专家们表示,其实人除了智商和情商之外,也有“痛商”,疼与不疼都是由“痛商”决定的。通讯员 冯瑶 现代快报记者 刘峻 安莹

  “身体部分伤痛对比图”

  《政教存续与文教转型:近代学术史上的张之洞学人圈》,陆胤著,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打开了这张“身体部分伤痛对比图”,图中把疼痛级别用淤青、胳膊摔折、被纸割到手、用脚指头撞到硬物、痛经来衡量。其中淤青的疼痛度最轻,痛经最疼。

  各方声音

  争议

  很多网友不买账

  这张图的表述在网上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很多网友对图中所表述的疼痛级别并不认同。

  “疼的感觉是因人而异的,我觉得手被划破最疼,痛经倒不是很疼啦。”一位女网友如实说。但是这位女网友的说法也遭到了其他人的反驳,“谁说痛经不疼的,我疼到想满地打滚啊。手被划破那简直是小case。”

  专家

  疼不疼,自己说了算

  人的一生要经历过各种疼,大到生孩子分娩疼,小到牙疼、扎针、摔倒的疼。现实生活中,你有没有发现,自己的痛点,和别人不一样?

  南京市鼓楼医院疼痛科主任医师陆丽娟表示,到目前为止,疼痛都是主观的。我们在临床上判定病人的疼痛级别,最主要的依据就是靠病人自己描述,比如说疼到不能说话、不能睡觉,甚至疼得想哭。也就是说,疼不疼还是你自己说了算。

  南京市中医院镇痛门诊主任医师周东红说,疼痛一种复杂的生理心理活动,是一种主观感受,是我们人体对有害刺激的一种保护性防御反应。

  原因

  痛点不同是因为“痛商”

  为什么有些人仅仅是擦破一点皮,他也会感觉到超乎常人的疼痛,而有些人却不当回事,照样吃嘛嘛香?江苏省中医院疼痛科主任郑曼说:“这个看似浅显的问题其实很深奥。”疼痛除了和天生的基因有关之外,还和个人的神经敏感性、个人意志、个人的经历有关。我们可以说肚子痛、关节疼、头痛等,但具体有多疼,其实看不见摸不着,用最通俗的话解释,人和人之所以痛点不一样,是因为“痛商”不同。

  周东红说,专业里没有“痛商”这个说法的,但是疼痛属于主观感受,因此就有点像“情商”一样,每个人对疼痛的感觉、理解又不一样。

  疼痛一般和个人的神经敏感性、个人意志、个人的经历有关。比如一名在战场上摸打滚爬的士兵对疼痛的感觉肯定是不敏感的,而换成一个孩子,如果摔倒了就会哇哇大哭。

  释疑

  “好了伤疤忘了疼”,是真的吗?

  现象:很多生过孩子的妈妈都说:女人生孩子就像是人生中“小死”了一场。刚生完的时候,小周对朋友说一辈子都忘不了分娩时那撕心裂肺的疼,今后再也不生了。可是过了几个月之后,小周的宝宝逐渐长大,也变得十分可爱。小周萌生了生二胎的念头。“你不是说再也不生了吗,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小周的闺蜜不能理解她为何转变这么快。

  解释:好了伤疤真的就能忘了疼吗?陆丽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理论说刻骨铭心的疼痛是不能忘却的,分娩属于急性疼痛,也是从未经历过的痛,只是过去的疼和现在的疼没有关联,如果再经历一次,还是会想起这种疼的。

  打针疼得眼泪鼻涕一大把,是真的吗?

  现象:在医院的输液室,一名打扮得很萝莉的姑娘在男朋友的陪伴下来打吊针。一看到针头逼近皮肤,姑娘就揪着男友的手臂,闭上眼睛喊:“疼死了!” 等到针头扎进的那一刻,姑娘已经是眼泪鼻涕一大把。

  打针,有这么痛?这是不是在男朋友面前故意撒娇的?

  解释:郑曼说:“真是冤枉这位小姑娘了,她真的觉得已经痛到难以忍耐的地步了。”

  郑曼说,我们一般在临床上判断病人是否疼痛,都要观察他最自然的反应,比如手术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是喊饿,证明术后的伤口就不太疼。如果这名病人疼到无法睡觉,血压和心率都有所表现,那么这个病人就是需要治疗的疼痛了。

  看看谁更耐疼?

  男人PK女人

  男>女

  英国巴氏大学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指出,女人不仅身体上的痛感区域比男人多,而且一生中疼痛次数也更频繁。男女对疼痛的反应,一部分是学来的。男孩疼痛时表现一副强忍的样子,以表明他们坚强;而女孩就犯不着装坚强,痛就得哭,哭出来就好受。但这种差别还有一部分是天生的。科学家发现,男婴和女婴在出生后6小时内对疼痛的反应就不同,并且这种现象会伴随他们一生。

  科研人员对26女性和24名男性进行了脑部扫描,这些人都患有常见的慢性肠胃病。结果发现,男性在疼痛时,其大脑主管认知的部位活动较强烈,大脑的“思考部位”对疼痛作出了反应;而女性出现疼痛时,大脑主管情感反应的边缘区域活动较强。也就是说,男人和女人使用不同的大脑组织处理疼痛,因此对于疼痛的反应也就不同。

  女人PK女人

  非洲>法国

  陆丽娟说,在世界范围内,非洲因为生活环境恶劣,非洲的女人最耐疼,她们可以赤脚走在滚烫的地上,不惧怕尖锐的石子伤到脚。要说到最怕疼的人群,法国女人可能要排在前面。都说法国女人最优雅,她们生活轻松,没有太多的波折和历练,当遇到疾病或者急性创伤时,法国女人的忍受力可能要差一点。不过陆丽娟也说,“痛商”的高低并没有客观的数据,只能是一种临床表现的推断。

  文化程度PK

  “大老粗”>知识分子

  专家在临床上还发现,文化程度高的人要比“大老粗”怕疼。“大老粗”们可能平时重活累活干得多,经常受些皮外伤,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而文化程度高的人一般都是脑力劳动者,一方面身体没有“大老粗”们强壮,另一方面在户外活动时间少,皮肉更细嫩一些。

  耐受力PK

  正常人>怕冷怕热

  陆丽娟还发现,怕冷和怕热的人更加怕疼。

  “也许是因为怕冷怕热的人,身体耐受性差,感官上也比较敏感,一旦遇到疼痛他们会感觉更强烈些。”

  成长环境PK

  “女汉子”>“林黛玉

  《科技日报》曾刊发报道,证明了娇生惯养的人,的确会感觉更痛。

  报道称:日本群马大学教授斋藤繁等研究人员用实验证明,与味觉等其他感觉相比,心理作用对痛觉的影响更大。所以越是怕痛的人,感觉会越痛。

  天下第一痛PK

  三叉神经痛>分娩痛

  什么最痛?不是分娩,也不是骨折,而是被称为天下第一痛的三叉神经痛。三叉神经痛的原因很多,目前多数认为是三叉神经在颅内被血管压迫了,引起脱髓鞘改变。如果把神经比作电线,这就好比电线外面的绝缘层被损坏了。随着血管的扩张和跳动对三叉神经造成撞击,就引起三叉神经疼痛。

  得此病后,患者脸、眼、鼻、嘴、牙等处似闪电、刀割、火烧样剧痛,打最大剂量的止疼药,往往都没有用。生孩子并不是持续性的疼痛,而三叉神经痛由于难治愈,有的患者每天都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有的人得了这个病后,因为疼痛难忍,最后服毒自杀。

  专家声音

  有些疼痛其实和心理有关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心理精神科主任袁勇贵表示,很多人常常表现得最多的是头痛、非典型面部痛、腰背痛和慢性盆腔痛,疼痛的时间、性质、部位常常变化,可位于体表、深部组织或内脏器官,性质可为钝痛、胀痛、酸痛或锐痛。

  病人因长期持续的无法解释又无法缓解的严重疼痛而常常会伴随一些焦虑、抑郁情绪以及失眠等症状。

  张之洞(1873-1909)历官山西巡抚、两广总督、湖广总督,1907年内召为军机大臣。“政治家”的生涯,应该是他的本分。不过,利用封疆大吏的政治资本和社会影响力,张之洞周围聚集了一批晚清乃至民国时期的重要学者。在张之洞的赞助下,凭借着种种学缘、地缘、人缘的接近,逐渐形成一个以“清流”人物为核心的学人圈子,在近代中国思想嬗变和学术传承的历程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迹。《政教存续与文教转型:近代学术史上的张之洞学人圈》,是从张之洞开始,依次考察刘坤一、袁世凯、端方等清末督抚的文教施设,探索“近代学术的体制内进路”。

  好发纵横捭阖的议论,坚守儒家义理,热衷诗酒交游,关注学术文教,这些旧时清流党的气质,逐渐凝结为张之洞周边学人圈子的底色

  在众多晚清督抚当中,张之洞的幕府能够独树一帜,吸引大量学人。这跟他早年参与“清流”的经历,也就是李鸿章所谓“书生习气”的养成,有很大的关系。

  张之洞功名早达:十六岁高中顺天乡试解元,二十七岁时会试中式,殿试被点为探花,随后进入翰林院。在此前后,他结识了翁同煝、潘祖荫、王懿荣、吴大o偟然钤居诰┏堑难д咝凸倭牛晌庖皇逼诰┏鞘看蠓蚪挥蔚闹匾橹摺M⒐庵坏木┦ρ私煌唤鲈杏私鹗脊诺淖胖В友酥淦捣钡氖平挥蔚敝校坛こ鲆还汕逡榈囊馄9庑鞒跄辏孀胖卸硪晾缰⒅腥樟鹎蛑⒅蟹ㄔ侥现缺呓蚍粑侍獾募せ饨痪置嬖俅窝暇U胖春粑旎岬秸庵址缙浠笆贝咏鹗级┤ψ拥錾碛埃尤氲笔焙擦衷褐腥戎杂谘允碌摹扒辶鳌毙辛小?/p>

  所谓“清流”,是古已有之的对清议集团的称呼,以朝臣的犯颜直谏为标志,同时包涵了东汉党锢、宋代太学生、明末东林党等泛化的士大夫言论势力。

  晚清“清流”区别于前代清议的一大特点,在于其主体并非负有言责的谏官,而是张之洞、张佩纶、陈宝琛、宝廷等翰林院的“讲官”。他们平日沉溺于诗酒唱酬、金石考据、校勘收藏,一旦有事,就联翩上疏,鞭挞权贵,弹劾督抚,在朝堂上形成道德舆论的压力。与以往近代史教科书塑造的“顽固派”印象不同,这些翰林院出身的清议分子由于品级较高,大多视野开阔,究心时务,既有与督抚进行交涉的资格,又具备相关学养和人脉。他们自负才情学问,对西方的政治、外交、学术大都有兴趣,喜欢纵横捭阖地漫谈国际形势,甚至成为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座上宾。

  1884年中法战争成为“清流”命运的转折点。张佩纶、陈宝琛、吴大o偟惹辶魅宋锓追妆煌馀苫岚旆牢瘢匆蛘绞虏焕傥俟切Φ亩韵蟆<咨暌院螅扒辶鳌笔屏负跞裁弧Nㄒ坏男掖嬲呔褪钦胖础4饲八煌夥盼轿餮哺В秸诩溆至傥J苊鹄砹焦阕芏剑导噬弦汛雍擦智辶饕∩硪槐涠饨爻肌?/p>

  “清流”经历对于外任督抚的张之洞而言,绝不仅仅是一段年少轻狂的往事。作为清流仅存的硕果,张之洞在他的幕府和属下的书院书局中安置了许多清流人物,如梁鼎芬、吴兆泰、缪荃孙、沈曾植、郑孝胥、陈庆年、陈衍等,多为当年翰林院清议分子的后辈或门生。当时京城里流传的话头是:“有好主人在,不患无书院坐。”即便在朝中得罪了人,也还有张之洞这样的“好主人”,为清流士大夫提供出路。好发纵横捭阖的议论,坚守儒家义理,热衷诗酒交游,关注学术文教,这些旧时清流党的气质,逐渐凝结为张之洞周边学人圈子的底色。

  张之洞从提倡新学的先驱蜕化为新、旧之间的调和者,并非退步,其实这正是他出入于“清流”和“洋务”两个群体、两种阅历之间所获的进境。

  今人提起张之洞,首先映入脑帘的,恐怕是“洋务派”三个字。说起“洋务派”或“洋务运动”,张之洞绝不是始作俑者。若是从曾国藩、李鸿章等兴办安庆内军械所、江南制造局算起,怎么也有三十年了。张之洞大规模从事洋务,是受“甲申马江一败”的刺激,在晚清督抚队中已属后起者。枪炮、铁路、钢铁、纺织等形而下的“器物”制造,更非“清流”出身的张之洞的长项。在一开始,他只能亦步亦趋地摹仿甚至请教李鸿章、盛宣怀等洋务重臣经验。如何将昔日“清流”经历及幕府中清流学人的劣势转化为优势,使其翻出与曾、李系统截然不同的新面目?这是张之洞作为“洋务殿军”必须直面的难题。

  大概在1890年前后,张之洞曾致信王韬(1828-1897),请他在上海聘洋人翻译西学书籍。不过王韬返回的题名为《洋务辑要》的稿件,不很令人满意。张之洞不得不从李鸿章那里请来精通洋务的杨模、杨楷兄弟,组织人员修改译稿。这位杨楷就是清末民国时期有名的杨道霖(1856-1931),赵元任夫人杨步伟的祖父。当时他有一封致张之洞的长信,信中详细列举了编辑洋务书的人员、分工和进度。参与重修者,除了杨模、杨楷,还有汪康年、华世芳、叶瀚、秦坚、王镜莹、钟天纬等,多半来自当时活跃在上海周边的新学圈子。更重要的是,这部洋务书采取分门编辑的方式,列有疆域、官制、学校、工作、商务、赋税、国用、军实、刑律、邦交、教派、礼俗共十二门类。其中,官制、学校、刑律、教派、礼俗五门,涉及西学的制度文化层次,在甲午战争以前,应属较为领先的构想。

  在我看来,正是张之洞及其周边学人的“清流”背景,使他们在面临西学、西政冲击时,能够保持对于制度、文化、风俗、教育等内容的高度敏感,从而实现“洋务”的内在化突破。“洋务”和“清流”在思维方式上并没有对立,他们大体都是中体西用论者,在人脉上也多有联系甚至重叠。但出自“清流”的张之洞系统,与出自军功的李鸿章及其后继者不同的是,前者衡量中西文化整体的标准,逐渐从“功利”返回到了“义理”,于是洋务自然就从器物流入了制度、文化、教育,甚至伦理。人们看到张之洞晚年逐渐从提倡新学的先驱蜕化为新、旧之间的调和者,视之为退步。其实,这正是张之洞出入于“清流”和“洋务”两个群体、两种阅历之间所获的进境。

  张之洞学人圈附着于体制内部的特性和执着于名教义理的底色,这段学术史上的大事因缘,却在近代中国日益趋新求变的社会氛围中逐渐黯淡下去

  在清初康雍乾时代,皇权较为强势,他们主张“君师合一”,利用全国性的思想统制和文化工程,对从理学到考据学的学风转移发挥了引导作用。到了嘉庆、道光、咸丰以后,政治上“内轻外重”局面的形成,文化权势也逐渐向握有实权的督抚转移。“君师合一”下移为“官师合一”,毕沅、阮元、曾国藩等以督抚的身份和资源提倡学术文教,或编辑大部丛书,或创办经古书院,或经营官书局。张之洞学人圈的成立,正是在清代封疆大吏主持风教传统的延长线上。

  近代中国正是处在这样一个旧范式已残而新范式未立的过渡时代,学界中人对外在环境的变化越来越敏感,学人交往等外缘的作用也就越来越大。近代学术思想史上最激烈的交锋,无不是在“群”与“群”之间展开。在此过程中,学人圈边缘人物的倾向有可能被核心人物中和。如庚子事变期间,张之洞与刘坤一等督抚主持“东南互保”,张幕下的钱恂、汪康年等则与海外“勤王”势力颇有纠缠,甚至有意鼓动张之洞离开清廷而独立,旋即被张之洞、梁鼎芬否定,付之以镇压自立会起事的果断措施。而张之洞作为群体核心人物的个人意志,也有可能受到整个学人圈氛围的制约。庚子以后,张之洞受八国联军入侵的刺激,觉得一切必须尽变西法,从皮毛学起。这种“全盘西化”的议论,遭到周边梁鼎芬、沈曾植等人抵制。最终他与刘坤一联合上奏的《变法三疏》,仍采用了较为折衷的论调。

  “群”是晚清人受西方社会学启发而特别重视的一个观念。不过以往学界往往只重视思想倾向进步的“新学群体”,如学会、报社、政团、政党等,却对士大夫社会固有的交游传统不无忽视。事实上,康梁一派新学群体的发生,本身就以“清流”等士大夫群体为土壤;而如南社等革命团体,更完全继承了唱和、雅集、拍曲、评选诗文等晚明以来士大夫交游的外在形式。清末以张之洞为中心的学人交游,正是处于新旧之间。然而,由于张之洞学人圈附着于体制内部的特性和执着于名教义理的底色,这段学术史上的大事因缘,却在近代中国日益趋新求变的社会氛围中逐渐黯淡下去。在张之洞等晚清督抚身后,地方主政者甚少自负向读书社会输送学术新经验的使命,也再难聚集起足以在学术文化史上留下印记的学人群体。

  对痛敏感也是好事,是病的提示

  周东红说,痛觉可作为机体受到伤害的一种警告,引起机体一系列防御性保护反应。比如临床上痛症的分类很多,如三叉神经、偏头痛、带状疱疹等神经痛,如胆囊炎、胃病、痛经等内脏痛以及肩周炎、腰腿疼等软组织疼痛,无论哪种痛症都会使患者饱受煎熬,影响正常的生活、工作、学习。“痛”就是“病”,不及时医治,会加重疾病,造成患者更大的痛苦。

  (作者陆胤 为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http://www.cbzxwsy.com/PbRiEjlu/LLsqWiq8J.html

www.xlabour.com 厦门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