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厦门资讯网 > 教育资讯 > 正文

重庆江苏河南湖北湖南起“桃花源”归属地之争 中国传统文化与羊密不可分

|17/06/16
来源:http://www.xlabour.com | 作者:全讯直播

  湖南常德桃花源古镇被认为最有可能是陶渊明《桃花源记》所在地

  上世纪八十年代,古蜀国三星堆遗址一号坑出土了一条长着山羊头的“龙”,被称为“羊首龙”。“羊首龙”的头上有一对镰形大耳和一对山羊犄角,昂首挺胸,龇牙咧嘴,颌下有山羊胡须。同时,在二号坑出土的1号神树上有一条从天而降的龙,被称为“禹龙”,方头,龇牙咧嘴,龙头两侧有垂耳,耳上可见羊角后曲,身尾上卷,也是一条 “羊首龙”。(董仁威)

  中国传统文化与羊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查阅有关“羊”的大量考古与文献资料,我们发现,“羊”已经远远不再是作为一种生物存在,而是作为一种观念或者说精神渗透进中国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它甚至渗透进传统中国人的性格中,并在极大程度上准确地表达了传统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

  重庆酉阳桃花源景色优美和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也十分相似

  河南南阳内乡县的桃花源也算是人间仙境美不胜收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被誉为“天下第一名记”传诵千年,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成为当下不堪都市喧嚣的人们无比向往的心灵家园。而《桃花源记》所在地究竟在哪里呢?近日,重庆、江苏、河南、安徽、江西、湖北、湖南等多个省市掀起“桃花源”归属地之争,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世界上有两个桃花源,一个在您心中,一个在重庆酉阳。”早在多年以前,重庆酉阳就打出这样一条广告语,由于该桃花源风景区与陶渊明笔下描述的“世外桃源”极其吻合,所以重庆认为酉阳才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所在地。不过江苏也有一个桃花源,位于连云港宿城景区的船山在古代是一个天然避风海港,传说陶渊明就是在这里写下了《桃花源记》,但这个没有经过什么历史考证,只是坊间传说。而在河南南阳内乡县的桃花源,据说经过专家考证后也是陶渊明《桃花源记》中桃花源所在地。此外,安徽黄山黟县桃花源、江西山南景区西南部的桃花源、湖北十堰桃花源以及位于湖南常德桃源县境内的桃花源古镇,都纷纷认领自己是陶渊明《桃花源记》的真实所在地。一时间百家争鸣,唇枪舌剑,游客更是一头雾水,这么多的桃花源,到底该去哪个好呢?

  据考古发现,距今大约8000年前的裴李岗文化时期出现了陶塑羊的形象,长江流域在约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时期也出现了陶羊。大量的考古报告表明,羊早在新石器时代已经是人类的伙伴。通过对字源、语源进行文化学研究,我们还能进而捕捉到大量关于羊与早期文化生成关系的信息。最早可见的文字资料卜辞表明,殷商时期已经“六畜”俱全。从徐中舒先生主编的《甲骨文字典》收字情况来看,以“六畜”为字根的字,其字数依次为:羊部45文;豕部36文;犬部33文;牛部20文;马部21文;鸡部3文。其中羊部字占明显优势。羊在六畜中占据头等地位,这就为中国古代人首先将情感价值投入并凝聚到羊身上提供了物质基础。殷商时期是我国传统文化生发的重要奠基时期,殷人对羊的特别关注也使羊对传统文化观念的塑成产生深远的影响。

  经历西周与春秋战国的文化整合和沉淀,最迟不晚于西汉,一些关于羊的文化观念最终定型,现将其荦荦大者列举于此。

  羊食为?——羊与中国传统膳食

  “?”字语源是“羊”。《说文·食部》:“?,供?也。从食羊声。”许慎把“?”字视为形声字,但分析“?”字的原始结构,它又是一会意字,乃一人献羊之象,其字根就是羊。与“?”字密切相关的另一个字是“羞”字,其原始意思与“?”相似。《说文·丑部》云:“羞,进献也。从羊,羊所进也。从丑,丑亦声。”两字比较,均有“持羊进献之象”。不过,前者意思倾向于由食物带来的滋养,所以有供养之意;后者则倾向于食物本身,所以“羞”乃“馐”的本字,是食物的总称。

  中华民族自古以素食为主,所以,许慎在《说文》中说:“食,一米也。”但以米为食毕竟为果腹之需。因此,中国人在原始时代便有了家畜的喂养和食用。当时,豢养的家畜主要有羊、豕(猪)、犬、牛、马、鸡六畜,羊居首位,其原因在于“羊在六畜中,主给膳也。”正因为如此,意指膳食的“羞”字和意为供养的“?”字都把羊作为它们的字根。所以王筠说:“凡食品,皆以羞统之,是羊为膳主,故字不从牛、犬等字而从羊也。”

  羊者祥也——羊与中国传统宗教信仰

  羊被视为吉祥的象征渊源极早。《墨子·明鬼下》云:“有恐后世子孙不能敬儥以取羊。”这里的“羊”字就是“祥”的意思。出土的西汉铜洗,纹面“吉祥”二字常写作“吉羊”。许慎《说文·羊部》云:“羊,祥也。”《示部》“祥”下说:“福也。从示羊声,一曰善。”王国维《观堂集林》也说:“祥,古文作羊。”从古文“羊”、“祥”通用可以看出,在古人心目中,“羊”显然是吉祥的象征。

  羊被视为仁义祥物,原因应首先在于羊性温顺,易于驯养,并可为人们提供鲜美的滋味和丰富的营养。在崇尚甚至迷信自然的时代,羊的这种品格极易被神化,或被寄予种种美好的想象,或视为神物,或视为精灵。古代的祭祀活动将羊作为三大用牲之一,用以作为人、天沟通的使者,其原因也在这里。

  正因为羊常常作为祭品出现,所以,羊实际上具有了宗教上的含义。日本美学家今道友信先生在《关于美》一书中指出汉语“美”字中的“羊”字一定要和《论语》中“告朔之饩羊”联系起来理解,是牺牲的象征。他说:“美比作为道德最高概念的善还要高一级,美相当于宗教里所说的圣,美是与圣具有同等高度的概念,甚至是作为宗教里的道德而存在的最高概念。”他的这种见解不无道理,在他看来,“美”是羊这种牺牲的衍化,因而具有一定的宗教意蕴。

  羊被古人视为远古先民的仁义祥物,并被视为具有一定宗教意义的圣物,很自然地演化成了一些民族的图腾。古代西北地区有羌族,最初大约为西北地区一个牧羊为生的民族,《说文解字》云:“羌,西戎牧羊人也,从人从羊,羊亦声。”由于羊在羌人生活中具有重要地位,所以,古代羌人十分崇羊,长期以羊为民族图腾,其风习一直延续到今天。另外,瑶、侗、苗等民族也大致出于同样的原因以羊为民族图腾。

  羊大为美——羊与中国传统审美取向

  在研究中国古代人审美观念的形成中,“美”的字源学考察一直是国内外学者们关注的问题。国内学者臧克和在其《汉语文字与审美心理》一书中提出了较系统的看法,书中指出:我国古代人审美价值判断活动与饮食、与自身的繁衍、与物产丰盛的追求以及与初民的祭祀活动有关,古代审美价值取向的古文字符的字源涵义基本上来源于视觉的感受性和味觉的感受性。臧氏的看法是正确的,他从味觉和视觉两方面看到了“羊”与“美”的关联,但是不够全面,从中国古代的具体情况看,中国传统审美取向的形成与羊的确关系密切,“美”字不仅产生于对羊的味觉感受和视觉感受,同时还产生于对羊的精神感受。味觉感受和视觉感受是直观的,精神感受是意象的。它们尽管都是“美”产生的重要条件,但后者似乎更为重要。

  “美”的真实含义是什么?许慎在《说文》中的回答是:“美,甘也。从羊从大。羊在六畜,主给膳也。”王筠则曰:“羊大则肥美。”段玉裁进一步说:“甘者,五味之一,而五味之美皆曰甘。羊大则肥美。”许慎、王筠、段玉裁都试图从人们对羊的味觉感受上谈美的字源意义。

  宋代的徐铉在整理《说文解字》时对许慎关于“美”的解释有个补充,他说:“羊大则美,故从大。”他试图从人们对羊的视觉感受上谈美字意义的起源。这一解释应当是对许慎说法的一种补充,从段玉裁的解释中看,他似乎既赞同许慎的味觉说,也赞同徐铉的视觉说。

  美的价值取向还来自对羊内在特质的认识,即人们对羊的精神感受。在传统文献里,羊常常被描述为具有各种美德的义畜。《毛诗注疏·小雅·无羊》里说:“尔羊来思,其角o萶取!敝P阕⒀裕骸按苏呙佬蟛闷渌!闭饫铮虮恢P游佬蟆!痘菔弦姿怠吩疲骸岸蚶此迹骜婢ぞぃ诲共槐溃庵噪牛侠醇壬!毖蛟谡饫镉质羌崆亢退炒拥男蜗蟆!洞呵锓甭丁吩蛩担骸案嵊薪嵌蝗危璞付挥茫嗪萌收撸恢粗幻敝惶洌嗨酪逭撸桓崾秤谄淠副毓蚨苤嘀裾摺9恃蛑杂滔橛耄俊币簿褪撬担诙偈娴难劾铮蛴薪遣淮ト耍敝槐洌蛳砟溉椋省⒅濉⒅瘢赖掠谝簧恚允侨嗜司友暗陌裱W苤虻拿赖路从沉巳嗣嵌匝虻木窀惺芎腿嗣嵌匝虮缘娜烁窕爬ǎ窃谡庵指惺芎鸵庀蟾爬ㄖ校把颉庇搿懊馈辈肆担⒆钪盏贾隆把虼笪馈惫勰畹纳伞?/p>

  “羊”成为“美”的化身,于是它的美德就具有了人格的意义,而“美”的意义也随之得到了扩展和引申,有了素质优良、价格贵重、完美淳良、巨大功业、志趣高尚、称赞褒奖等意思。

  羊言为善——羊与中国传统道德标准

  善的古字由“羊”和“姪”字组成,写作“媞”或“善”。其意为:“吉也,从言从羊。此与⒚劳狻!贝幼中卫纯矗吧啤蔽嵋庾郑小熬貉匝颉被颉把蚓貉浴敝猓宦鄞幽母龇矫娼玻谱侄加胙蜃止叵得芮小!吧啤被褂猩屏肌⒋壬啤⒄返纫馑迹庑┮馑级际谴佣匝虻娜鲜吨醒莼隼吹摹?/p>

  “羊”与“善”的关系,同样来自人们对羊的味觉感受、视觉感受和精神感受。羊被视为“善”的化身,不仅在于它是人类优秀的生物伙伴和食物来源,更在于它的品格被人类认同,并融入人的价值观中。羊性情温顺、宽厚仁义、知礼有仪,其美德让人景仰,因此,受到中国传统道德观念的普遍推崇。羊作为人们祭天祭祖的牺牲,而且具有如此众多的优良品德,很自然地,这些品性也就成了人格化的道德准则。所以,徐中舒先生说:“盖人以羊为美味,故善有吉美之义。”从有关文献来看,人们很早已经把“羊”的“道德”视为人的道德准则和榜样。《诗经·召南·羔羊》序曰:“召南之国化文王之政,在位皆节俭正直,德如羔羊也。”为什么说人“德如羔羊”?孔颖达解释道:“《宗伯》注云:羔取其群而不失其类。《士相见》注云:羔取其群而不党。《公羊传》何休云:羔取其贽之不鸣,杀之不号,乳必跪而受之,死义生礼者,此羔羊之德也。”序成于汉代,疏制于唐代,从中看出,羊的品德至迟在汉代已经衍化为人格的道德标准。《后汉书·王涣传》也有类似的说法,其文云:“故洛阳令王涣,秉清修之节,蹈羔羊之义,尽心奉公,务在惠民,功业未遂,不幸早世。”所谓“羔羊之义”,说的也是人格化了的羊的优秀的道德品质。

  羊我为≦

www.xlabour.com 厦门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