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厦门资讯网 > 教育资讯 > 正文

广电总局发布新规 阎连科在日获奖被评改写中国文学在日边缘化状态

|17/06/11
来源:http://www.xlabour.com | 作者:真人现金网

  本报讯(记者 崔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近日联合发布了《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以规范网络出版服务秩序,促进网络出版服务业健康有序发展,规定将自3月10日起施行。

  《规定》中写明:网络出版服务是指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网络出版物,其中网络出版物指的是“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的,具有编辑、制作、加工等出版特征的数字化作品”,范围主要包括文学、艺术、科学等领域内具有知识性、思想性的文字、图片、地图、游戏、动漫、音视频读物等原创数字化作品;与已出版的图书、报纸、期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等内容相一致的数字化作品;将上述作品通过选择、编排、汇集等方式形成的网络文献数据库等数字化作品;以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认定的其他类型的数字化作品。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新作《没有女人的男人们》中文版受到中国读者热捧。在日本,中国作家阎连科的《受活》同样引起关注。近日,阎连科获得由日本读者评选的Twitter(中文译名:推特)文学奖,这是亚洲作家首次获得该奖项。

  此前获得过该奖项的作家有美国作家、普利策奖获得者胡诺特-迪亚斯,法国作家龚古尔奖获得者劳伦-比内等。

  阎连科的获奖,打破了中国文学在日本的长期沉寂。

  阎连科的作品《受活》日文版(日文版翻译《愉乐》)于去年底在日上市,创造了中国作家作品在日销售的奇迹,四个月之内再版三次,此前在日再版过的中国小说仅有贾平凹的《废都》。

  《受活》在日热销是奇迹

  据日本国立东北大学教师、诗人田原介绍,阎连科的《受活》日文版从2004年开始筹备,经过十年的翻译,终于在去年底面市,首印8000,目前已经再版三次,每次加印3000册。

  “中国文学在日本还是相对边缘的,《受活》在日本的热销是一个奇迹。”田原说,中国文学翻译成日文的并不是太多,以前有鲁迅,后来就是莫言、残雪、阎连科、贾平凹和余华等。莫言大概有十部作品被翻译成日文,紧随其后的就是残雪,大概七八本。阎连科在之前也有《为人民服务》《丁庄梦》等几部著作被翻译成日语,贾平凹和余华也有两三本小说出过日文版。但是大部分中国作家小说在日出版之后就销声匿迹,只有贾平凹的《废都》当年再版过,首印4000册,再版1000册。

  但是,这次《受活》的上市打破了一贯的沉寂。据介绍,《受活》上市当月,日本最具影响力的几家报纸《朝日新闻》《读卖新闻》等均刊发书评。日本东京大学教授藤井省三在《日本经济新闻》上以《充满深深绝望的现代中国寓言》发表书评,他认为,“阎连科的绝望仿佛比鲁迅还深。”更多的评论认为,除了与当下中国现实的连接,阎连科小说的结构和虚构能力,以及他的语言都具有创造性。

  为什么《受活》能受到日本读者的追捧,田原分析道,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原因,“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和这部作品的独特性和经典性有关,阎连科对人性深刻的揭示,他的隐喻的深度,对中国当下现实的思考,以及他的独特的想象力和结构虚构能力,都对日本人形成一种冲击力。当然和阎连科去年获得卡夫卡奖也是有关联的,关注他的人更多了。另外,和出版社的经营也是有关的,他们以一本经典作品的方式在运作这部小说,定价非常贵,50美金,但是读者依然趋之若鹜。”

  亚洲作家首次获得此奖

  正是因为读者的喜爱,日本Twit-ter文学奖将2014年度作家奖颁给了阎连科。

  Twitter文学奖是民间发起的文学奖,主要发起人为丰崎由美。2011年她举办了首届Twitter文学奖,今年是第五届。这个奖的有趣之处在于,作家和文学评论家不能参加投票,投票的都是文学爱好者,通常情况是发起人发出“今年最有意义的小说是哪一部?”的倡议,读者在twitter上推了,就是一票。

  Twitter文学奖每年颁发给一位日本作家和一位海外作家,读者口味非常多元。海外作家获奖者的第一位2010年是米兰达?裘莱,一位写时尚小说的艺术家。2011年是多米尼加裔美国作家胡诺特?迪亚斯,1996年他以处女作《沉溺》引起巨大反响,一举成名,这部自传色彩浓厚的短篇小说集已成当代文学经典。时隔十二年,他的长篇小说《奥斯卡?王尔德短暂而奇妙的一生》甫一出版便获2008年普利策奖。2013年获奖者索罗金是俄罗斯最著名的当代小说家,1955年以长篇小说《玛丽娜的第三十次爱情》轰动文坛。1999年,《蓝色脂肪》横空出世,并一路畅销至今。2013年获得者法国作家劳伦?比内,曾经获得过龚古尔小说奖。

  “在日本文学翻译界一般瞩目的都是欧美作家,亚洲作家首次获得该奖项是一件划时代的事情。”《受活》日文版翻译谷川毅说,凭借这部小说,谷川毅也入围了日本文学年度翻译大奖,最终结果将于下月公布。

  阎连科超越母语写作

  中国文学为何在日本长期处于边缘,不太被日本读者接受呢?田原说,中国文学这么多年一直在说要走出去,但是很多作品出版是出版了,但是在海外毫无影响力。从文学本身来讲,中国作家的写作太琐碎,视野不够开阔,“中国作家不太考虑世界性的主题问题,当然有很多主题不是作家能够抓住的,一个作家永远写自己最激动最熟悉的东西很正常,但是他们很少去思考这些东西在世界上的意义有多大。”

  另外,翻译也是一个问题。“有的中国作家的语言很好,但是仅此而已,小说更重要的是它的结构,无限广大,无懈可击的庞大的结构,还有就是内容的经典性,虚构的能力,一个大作家和小作家的区分,越过母语看得一清二楚。中国的小说始终在想象力和结构叙述方面没有达到世界最好的水平。很多中国作家,在母语中写得再好,经过翻译都被遮蔽了,它就是一个二流的小说,虚构能力太差,你抵达不了外国读者期待的高度。”

  田原认为,很多中国作家没有办法走向世界的原因在于他们无法越过母语来看自己的作品,“很多人认为语言是不能超越的。但其实,语言上有创造性就可以超越母语。阎连科的语言充满激情和诗意,创造性非常强,语言是诗化和饱满的。他的作品非常独特,有着飞扬的想象力和庞大的结构虚构能力,很少从他的作品里看到别的中国作家的影子,非常独特,这就是创造性。”

  田原指出,阎连科的作品,卖得好的还是《受活》《丁庄梦》这些著作。

  (据北京青年报)

  加读

  阎连科:

  靠语言和结构获奖

  在获得2014年卡夫卡文学奖后,阎连科此次又在日本获得了Twitter文学奖。

  接连获奖,阎连科自然高兴。但阎连科表示,自己高兴的不只是作品获得肯定,而是让日本读者了解中国当代文学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沉寂,在语言和结构上能给他们带来新鲜感。

  对于该书在日本的畅销,阎连科说:“《受活》这本书属于纯文学作品,在日本的受众主要还是文学爱好者。”

  实际上,很少有中国当代作家的作品引起日本读者关注。对此,阎连科说:“在上个世纪50年代以后,我们的文学作品很长时间是革命题材多一些,形式相对单一,也比较封闭,日本读者不太感兴趣。后来到了上世纪80、90年代,曾经引起日本读者一阵兴趣,但是新鲜感过后也就沉寂了。”

  《规定》指出:国家鼓励图书、音像、电子、报纸、期刊出版单位从事网络出版服务,加快与新媒体的融合发展,也鼓励组建网络出版服务行业协会。不过,从事网络出版服务,必须经过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取得《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图书、音像、电子、报纸、期刊出版单位欲从事网络出版服务的应当具备以下条件:有确定的从事网络出版业务的网站域名、智能终端应用程序等出版平台;有确定的网络出版服务范围;有从事网络出版服务所需的必要的技术设备,相关服务器和存储设备必须存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等等。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和外资经营的单位则不得从事网络出版服务。

  《规定》还对网络出版服务的内容及程序做出详细要求,如:网络出版服务单位出版涉及国家安全、社会安定等方面重大选题的内容,应当按照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有关重大选题备案管理的规定办理备案手续,未经备案的重大选题内容不得出版;网络游戏上网出版前,必须向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审核同意后,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审批;网络出版物不得含有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泄露国家秘密、危害国家安全或者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宣扬邪教、迷信,宣扬淫秽、色情、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内容等。

  为何日本读者对《受活》感兴趣?阎连科回答,这部小说的想象力、故事结构,以及对现实生活的描述可能引起了日本读者的兴趣。

  (据京华时报)

内容搜集整理于牛牛赌博,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www.xlabour.com 厦门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